当前位置:海狮达国学红楼梦中贾宝玉为何会子秦可卿的房间里梦游太虚幻境?
红楼梦中贾宝玉为何会子秦可卿的房间里梦游太虚幻境?
2022-09-29

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,是曹雪芹的巧妙设计。这是很多读者都比较关心的问题,接下来各位读者就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了解吧!

秦可卿是《红楼梦》里一个很神秘的人物,她在小说里早早死掉,但是却又时不时出现,以另一种方式关心着贾府的命运。

甚至秦可卿还是警幻仙姑的化身,在太虚幻境点化贾宝玉,只不过这贾宝玉还没有经历过人世间的一切,所以还不能领悟。

这个人物虽然神秘,但说到底讨论秦可卿,不能脱离《红楼梦》本身去谈,现在很多人谈起秦可卿,动不动就要扯到她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,是不是康熙废太子的女儿之类的话。

这些是清史,如果你喜欢清史,大可以去研究这些东西,但《红楼梦》写得好,并不是因为清史够精彩,而是这本小说本身,写的非常好。

说道秦可卿,不能脱离文本来说,那就脱离了你喜欢《红楼梦》这本小说的原意了,尤其是这本书你不同的年纪看,都会注意到不同的细节,都会有不同的感受。

比如说贾宝玉第一次做春梦,这里实际上作者处理得非常好,完全写出了一个青春期男孩的那种,对异性对身体的一种好奇,作者写出了那个时期男孩子的特点。

那天宝玉在宁国府这边喝了酒,感觉有些累了要午睡,众人服侍着宝玉到了一件上房,从这里开始就密集的写器物,从器物里反应出人物的心态。

宝玉到了上房里,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副《燃藜图》,这幅图讲的是穷人勤奋好学的故事,然后就是一副对联,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。

宝玉平时最讨厌儒家的这些东西,连忙说快出去快出去,在这样的屋子里,宝玉是完全也待不下去的,这里要注意的是,宝玉日常大概也不会这么无礼。

世家大族的家风还是很严的,宝玉平时爱胡闹,但是宝玉另一方面也是很讲规矩的,这次还是在别人的地方,估计也是喝了点酒,再加上实在讨厌儒家的这幅嘴脸,就直接说我不要睡在这里。

这时候秦可卿就说了,要不到我房间里睡吧,这里千万不能把秦可卿看成是个轻浮的女人,看《红楼梦》一定要主要里面人物的年龄。

这个时候的宝玉大概也就十二三岁,属于半大不小的状态,婆子们都说哪有叔叔到侄媳妇房里睡的道理,秦可卿说得很直接,他能有多大,意思就是说宝玉还是个小孩子。

但实际上的,宝玉已经不是个儿童了,已经属于青春期了,但是贾府的大人还是会把他当做是儿童来看待,等下宝玉看到秦可卿房间里的摆设,就能明白宝玉是个什么状态了。

作者特意写了秦可卿房里的摆设,这里明显是在铺陈,同时也在不动声色地写了宝玉的内心,很多人容易忽略宝玉,而把这段当成是描写秦可卿的卧室,其实这是宝玉的眼睛看到的秦可卿的卧室。

先看小说里是怎么说的:

入房向壁上看时,有唐伯虎画的《海棠春睡图》,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云:嫩寒锁梦因春冷,芳气袭人是酒香。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,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,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上了太真乳的木瓜。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,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。

这里全部都是写宝玉眼睛里看到的东西,既是实写,也是虚写,先看这幅图,你单看名字当然看不出玄机,因为这幅图来历非凡。

这是唐伯虎的画作,北宋释惠洪在其著作《冷斋夜话》记载,唐明皇登沉香亭,召太真妃(即贵妃杨玉环),于时卯醉未醒,命高力士使侍儿扶掖而至。妃子醉颜残妆,鬓乱钗横,不能再拜。明皇笑日:“岂妃子醉,直海棠睡未足耳!”这即是“海棠春睡”典故的由来。

也就说说话里画的是美艳的杨贵妃,这里已经通过宝玉的眼睛看到了某种暗示,紧接着宝玉的眼里,完全就是另一幅景象了。

武则天的宝镜,赵飞燕的金盘,安禄山的木瓜,这些都是什么东西,因为你没看过这些书,当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。

还记得贾宝玉和林黛玉一起偷看的禁书吗,当时的《西厢记》就是禁书,为什么贾宝玉说了一句话,林黛玉就生气了,因为他们两个共同知道,书里的张生说完那句话之后,就和崔莺莺发生了关系。

这就是读禁书的乐趣,别人不知道的,你都知道,这里就看出来,宝玉平时这类禁书是没少看,《西厢记》属于能和林黛玉分享的,这里宝玉看的则纯粹是猎奇了,完全没有艺术性,就是赤裸裸的情欲描写。

武则天的宝镜说的是,武则天这个人荒淫无耻,喜欢在卧室里挂很多镜子,武则天和别人,云雨巫山时用来观摩,研究,甚至培养情操的,当然这些都是野史传闻,武则天类似的书籍野史很多。

明清时代类似于这样的书很多,纯粹都是误会之词,不堪入目,但是在当时的人看来,这些东西是禁不掉的,小男生都是偷偷地在看。

贾宝玉就让小厮偷偷搞来这样的书来看,还不敢把最不堪的带进大观园,那些最不堪的,指的就是这些,宝玉现在看到的东西。

后面的几样东西,都是一样的,都是那些野史禁书里,关于这些女人不堪的描述之类的,此时的宝玉看到的全都是这些东西。

注意,这可是宝玉看到了,因为他看过这些书,所以才有这样的联想,实际上秦可卿房里的这些东西,不过就是镜子盘子木瓜之类珠帘之类的东西,在一个刚到青春期男孩的眼睛里,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样子,刺激这宝玉迷迷糊糊的意识,最终字秦可卿的房间里,盖着秦可卿的被子,做了春梦,还遗精了。

作者其实在这里很巧妙地写出了一个青春期小男孩的心里过程,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,看到这些东西,又在一个美丽的女人房间里睡觉,通过嗅觉视觉等刺激,宝玉的青春期终于有了一次重大的变化。

曹雪芹写得不动声色,真假虚实相结合,通过太虚幻境的一番遭遇,即点明了小说中人物的结局,也是实写现实中宝玉在做春梦,不得不佩服小说作者的水平之高。